新闻中心

创新、诚信、务实、高效

热点资讯
关于我们

沈阳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以“着眼轨道交通设备,开发钛合金应用技术”为发展理念,以钛合金货架,钛合金螺丝,钛合金丝为主打产品,公司先后与中国北车集团、南车集团旗下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并在车辆轻量化、替代进口产品等方面开展了广泛的合作。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太神了!广东医生引领无痕补心疗法的发展
发布时间:2019-01-05 18:04 来源:沈阳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
张志伟,一名省级医生,与研究人员联手,独立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可生物降解的房间隔缺损患者闭塞系统,该系统目前用于房间隔缺损患者的介入治疗。
    
     10月23日上午,一位55岁的患者张先生(化名)成功地接受了一次不开胸的房间隔缺损心脏手术。医生通过导管将封堵器送入心房,并顺利填补间隙。此外,这种可生物降解的可吸收封堵器在两三年内会在张先生的体内降解,因此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来填充心脏。
    
     这种看似微不足道的封堵器使用L-聚乳酸材料,植入后最终降解成水和二氧化碳,改变了过去用于介入治疗的镍钛合金封堵器的潜在致敏性、磨损甚至血栓形成风险,据报道这是第一种可生物降解的封堵器。由广东省人民医院牵头,中国企业自主开发,国家安全批准的SION系统。
    
     张先生是第14位接受此项治疗的患者,在10月8日至14日举行的第二届中国结构性心脏病周和第二届中国结构性心脏病国际会议上,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张志伟的研究小组使用G生物降解封堵器首次在会议上获得专家一致好评。
    
     先天性心脏病是我国首例先天性缺陷。冠心病的总发病率接近千分之一,即100例儿童中可能有1例患有冠心病,房间隔缺损(ASD)是临床上最常见的先天性疾病之一,张志伟认为其发病机制是胚胎发育过程中原房隔异常,导致左、右心房发育不全。残余毛孔:女性比男性更易患此病。如果不治疗,会导致右心室扩大,增加心脏负荷,甚至在晚期出现肺动脉高压和房颤等一系列并发症。
    
     那么,如何治疗这种疾病呢张志伟介绍,传统的方法是做开胸手术修补。近年来,随着介入手术的不断成熟,越来越多的患者受益。据介绍,我国每年进行近10000例房间隔缺损介入治疗,介入性心肺转流术是通过心脏导管将封堵器送入心脏以填补缺损。手术不需要手术,但需要医生熟练,同时,对封堵器的要求也很高。目前国内外常用的先天性封堵器是由镍钛合金丝制成,但镍含量超过50%。研究表明,镍含量超过一定的l。在一些病人中,imit可能会引起过敏和中毒,严重的过敏甚至需要手术来移除封堵器。
    
     2010年,张志伟率先提出了用可降解材料代替传统金属材料制造插塞器的概念,虽然国外已对类似产品进行了研究,但尚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张志伟的团队与研究人员共同开发了一种新型的可生物降解心房酶。PTAL缺陷封堵系统经过一系列的基础研究,如专利分析、样机设计、结构优化、实验室测试和动物实验等。原料PLLA是一种可生物降解的高分子材料。当它被送入心脏以填补空位后,心内膜组织将跟随闭塞物生长,装置正在缓慢生长。动物实验表明,这种填充物在2-3年内降解成水和二氧化碳,张志伟说这种填充物不会留下痕迹。例如,过去用镍钛合金封堵器填充房间隔缺损可以从根本上治愈,但就像用钢板修复房间隔缺损一样。张志伟说:现在,用这种可降解材料,用同一块砖来修补,没有留下痕迹,效果会更好。
    
     那么,这种材料有多安全张志伟说,在用于人体之前,他们已经在体外模拟了1900万次心脏跳动,并在数十个动物实验中进行了验证。他们都很安全。它们最终获得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批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用于临床实践的生物可降解闭塞系统。
    
     张志伟说,目前可生物降解封堵器的规格是直径8-34毫米。在手术过程中,医生会根据患者的具体缺陷调整封堵器,但用可生物降解的封堵器修复房间隔缺损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从今年5月至今,共有14名患者接受了介入手术,其中最小的3岁和最大的55岁。最近,张志伟的团队接受了一名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8岁儿童,他的房间隔缺损约14毫米,并被评估为能够接受手术。张志伟说,A-to在196例房间隔缺损患者中,TAL将在临床试验中免费接受治疗。他还承认,这项新技术尚未应用于超过32mm的房间隔缺损患者。希望该生物降解封堵器能在今后取代金属封堵器,应用于更多的先天性心脏病患者。
    
     张志伟,一名省级医生,与研究人员联手,独立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可生物降解的房间隔缺损患者闭塞系统,该系统目前用于房间隔缺损患者的介入治疗。
    
     10月23日上午,一位55岁的患者张先生(化名)成功地接受了一次不开胸的房间隔缺损心脏手术。医生通过导管将封堵器送入心房,并顺利填补间隙。此外,这种可生物降解的可吸收封堵器在两三年内会在张先生的体内降解,因此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来填充心脏。
    
     这种看似微不足道的封堵器使用L-聚乳酸材料,植入后最终降解成水和二氧化碳,改变了过去用于介入治疗的镍钛合金封堵器的潜在致敏性、磨损甚至血栓形成风险,据报道这是第一种可生物降解的封堵器。由广东省人民医院牵头,中国企业自主开发,国家安全批准的SION系统。
    
     张先生是第14位接受此项治疗的患者,在10月8日至14日举行的第二届中国结构性心脏病周和第二届中国结构性心脏病国际会议上,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张志伟的研究小组使用G生物降解封堵器首次在会议上获得专家一致好评。
    
     先天性心脏病是我国首例先天性缺陷。冠心病的总发病率接近千分之一,即100例儿童中可能有1例患有冠心病,房间隔缺损(ASD)是临床上最常见的先天性疾病之一,张志伟认为其发病机制是胚胎发育过程中原房隔异常,导致左、右心房发育不全。残余毛孔:女性比男性更易患此病。如果不治疗,会导致右心室扩大,增加心脏负荷,甚至在晚期出现肺动脉高压和房颤等一系列并发症。
    
     那么,如何治疗这种疾病呢张志伟介绍,传统的方法是做开胸手术修补。近年来,随着介入手术的不断成熟,越来越多的患者受益。据介绍,我国每年进行近10000例房间隔缺损介入治疗,介入性心肺转流术是通过心脏导管将封堵器送入心脏以填补缺损。手术不需要手术,但需要医生熟练,同时,对封堵器的要求也很高。目前国内外常用的先天性封堵器是由镍钛合金丝制成,但镍含量超过50%。研究表明,镍含量超过一定的l。在一些病人中,imit可能会引起过敏和中毒,严重的过敏甚至需要手术来移除封堵器。
    
     2010年,张志伟率先提出了用可降解材料代替传统金属材料制造插塞器的概念,虽然国外已对类似产品进行了研究,但尚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张志伟的团队与研究人员共同开发了一种新型的可生物降解心房酶。PTAL缺陷封堵系统经过一系列的基础研究,如专利分析、样机设计、结构优化、实验室测试和动物实验等。原料PLLA是一种可生物降解的高分子材料。当它被送入心脏以填补空位后,心内膜组织将跟随闭塞物生长,装置正在缓慢生长。动物实验表明,这种填充物在2-3年内降解成水和二氧化碳,张志伟说这种填充物不会留下痕迹。例如,过去用镍钛合金封堵器填充房间隔缺损可以从根本上治愈,但就像用钢板修复房间隔缺损一样。张志伟说:现在,用这种可降解材料,用同一块砖来修补,没有留下痕迹,效果会更好。
    
     那么,这种材料有多安全张志伟说,在用于人体之前,他们已经在体外模拟了1900万次心脏跳动,并在数十个动物实验中进行了验证。他们都很安全。它们最终获得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批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用于临床实践的生物可降解闭塞系统。
    
     张志伟说,目前可生物降解封堵器的规格是直径8-34毫米。在手术过程中,医生会根据患者的具体缺陷调整封堵器,但用可生物降解的封堵器修复房间隔缺损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从今年5月至今,共有14名患者接受了介入手术,其中最小的3岁和最大的55岁。最近,张志伟的团队接受了一名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8岁儿童,他的房间隔缺损约14毫米,并被评估为能够接受手术。张志伟说,A-to在196例房间隔缺损患者中,TAL将在临床试验中免费接受治疗。他还承认,这项新技术尚未应用于超过32mm的房间隔缺损患者。希望该生物降解封堵器能在今后取代金属封堵器,应用于更多的先天性心脏病患者。
    
    

沈阳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沈阳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钛合金货架,钛合金螺丝,钛合金丝等各种钛合金产品,是一家集钛合金产品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