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创新、诚信、务实、高效

热点资讯
关于我们

沈阳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以“着眼轨道交通设备,开发钛合金应用技术”为发展理念,以钛合金货架,钛合金螺丝,钛合金丝为主打产品,公司先后与中国北车集团、南车集团旗下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并在车辆轻量化、替代进口产品等方面开展了广泛的合作。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为什么J-20在短时间内成功地进行了第一次飞行:多亏了这项研究
发布时间:2019-01-05 18:03 来源:沈阳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
王海峰,航空工业首席技术专家,成都航空工业飞机设计院首席设计师,工程博士,自然科学研究员,从事国家重点战斗机20、战斗机10、战斗机龙和多架无人机的研发,主持了1年多个重点前期研究项目。第三个五年计划,如推力矢量技术飞行验证项目、TBCC联合动力飞行验证项目、下一代战斗机开发等,涉及飞机设计、测试技术等,信息技术、系统工程、计算机软件等学科的集成与交叉。在飞机总体、气动、飞行控制、飞行试验、售后技术支持、飞机寿命周期技术状态管理、四大特点、综合支持、故障预测与健康管理、自支持系统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
    
     航空制造网络:长期负责模型和前期研究的技术工作。前期研究是军用飞机产品的重要技术准备。请谈谈您对改进军用飞机产品先进性和缩短研究前周期的看法。
    
     王海峰:首先,我们要坚持模型与前期研究工作的有机结合,模型与前期研究工作是分不开的。模型工作是完成现有设备的工程设计,解决实际问题。前期研究是探索新的概念、新技术和新设备,前期研究成果一旦成熟,一方面可以及时应用于现有设备,提高和提高模型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开发新的设备,形成新的模型。恩都研究所通常不背离模型开发的任务,从而更准确地了解模型工作中的实际问题,把握前期研究的方向和需求,同时更好地将现有模型作为未来先进技术的验证平台,将模型与前期的研究工作可以使我们的团队脚踏实地地观察道路。
    
     第二,要坚持自主创新的道路,坚持技术的方向,忍受孤独,敢于怀疑,对于一些先进的技术,甚至颠覆性的创新技术,在前期研究阶段难免会遇到挫折或受到外界的质疑。此时,科学研究者的坚持是缩短周期、避免绕行的关键。
    
     成都市J10和J20的成功开发源于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鸭布局机制研究,当时瑞典除了J-37以外,没有第二个鸭布局机制。然而,宋文吉等研究人员发现,鸭+静态和不稳定布局比正常布局具有更好的升阻特性。通过大量风洞试验数据,发现并掌握了鸭式布局的布局参数和气动特性,形成了良好的技术储备,使我国战斗机获得了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第三,不要闭门造车,要在牢牢把握研发主动权的前提下,积极把握和了解国际发展趋势,核心技术是买不到的,但在某些方面可供参考,对于国外先进的研发方法和设计符合重点是学习和掌握关键技术,而不是引进关键技术,消化吸收的再创新有利于提高产品的先进性,缩短技术前期研究周期。
    
     最后,它对于技术研究和解决关键问题也非常重要,即基础设施设备的建立,当年在国防科技委员会的领导和支持下,建立了大量的战斗机研制试验、试产和飞行试验设施。J-10飞机是成都研究所乃至中国新一代战斗机技术研究的基石,例如飞行质量模拟器和飞行控制系统铁鸟平台,这是推力矢量技术从前期研究快速平稳地飞到蓝天的有力保证。第十二届珠海航展。
    
     航空制造网络:据了解,您第一次建立了模型故障预测与健康管理系统和自主保障信息系统,实现了数据同源性和生命周期保障功能,极大地提高了交付飞机的保障效率和作战能力。哦,军队。你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王海峰:新一代战斗机的任务要求其强大的保障能力,这体现在它的出击率高、可用性强、机动性强,通过较低的保障规模和成本,避免了第三代战斗机维修时间长、设备机动性差、维修成本高的问题。轻型飞机。
    
     为了满足新一代战斗机保障能力的要求,我们在维修保障的概念上进行了创新,包括预防性维修由定时改为按情维修、故障排除由事后改为先行者、维修管理由第一次改为第一次。从被动响应到主动响应的全生命周期和支持方式的转变,在新的支持概念的指导下,采用了多种跨代技术来支持跨代装备的能力特征。支持能力的交叉生成技术包括故障预测与健康管理系统和模型中首次建立的自支持信息系统。
    
     故障预测与健康管理系统是在传统三代计算机可测试性设计的基础上,尽可能利用现有的硬件和数据资源,提高诊断、预测和健康管理能力的先进系统,构建了层次化的诊断体系结构。将信息从底层构件级传递到区域级和飞机级,并对信息进行层层融合和综合,使故障诊断和隔离能力强于传统方法,通过故障诊断和健康评估对部件寿命和可能的故障进行预测。领导支持和主动响应支持的基石。
    
     自主保障信息系统在传统信息支持的基础上,以面向设计、制造和使用的生命周期技术状态管理为基础,实现了飞机状态数据管理、动态资源调度、分析和决策支持,建立了任务规划系统接口,以驱动飞机的使用和保障。通过嵌入式训练系统对飞机和消耗品状态进行实时监控,并进行自我联系。开发支持,实现飞机作战训练任务、维修支持、补给支持和远程技术支持的全过程。通过数据一致性管理,相关数据的技术状态和设计新一代战斗机维修保障系统的gn数据、出厂数据和改装数据是同步的。
    
     通过建立故障预测与健康管理系统和自支持信息系统并将其交付陆军,首次实现了快速、准确的敏捷支持,大大提高了飞机故障诊断和状态监测的水平。实现了生命周期的技术状态管理和运行维护保障任务的全过程管理。有效地提高了飞机保障的效率和可用性,降低了生命周期成本。
    
     从某种意义上说,提高飞机的保障能力,就是增加可用飞机的数量,提高飞机的作战效率。
    
     航空制造网络:为了适应新形势下模型开发和技术开发的需要,您与您的团队做了哪些工作目前研发的技术要求是什么
    
     王海峰:在新的形势下,模型开发需要我们缩短模型开发周期,降低研发成本,同时保证我们能够满足抵御强烈敌意的能力要求。
    
     首先,我们需要创新研发体系。我们采用渐进式开发、渐进式采办、螺旋式研发的模式,以能力和生命周期保障为基础,自上而下地设计飞机,同时实现了从作战概念、系统建模、三维绘图、数字化制造到信息保障的全过程数字化研发系统的建设。T.设计模式由二维向三维转变,全三维模型首次贯穿新机器开发的全过程,在整个生命周期内促进无纸化、物理原型、数字量传递和数字管理,设计手段和研发体系的创新具有重大意义。Ly缩短了J-20的研发周期,创造了在极短的研发周期内实现第一次飞行的奇迹。
    
     设备用于游戏。无论开发什么设备,都必须对其进行称重和平衡。其中一个折衷就是不对称,如果你完全跟随别人,就不会有不对称,这是一个与别人对称的比较,在衡量的时候,我们必须突出或改进一些东西,同时我们应该放弃或减少一些东西,从而形成不对称的优势,在开发新的车型时,我们不仅拥有在技术进步的基础上,根据未来的战略需要,制定了作战能力和技术路线,在世界范围内创造了J-20升力体侧鸭翼布局,使飞机不仅具有良好的隐身性能,而且具有较强的超音速和机动飞行能力。能力。该模型应用了一系列新技术,包括内置弹药库、先进结构材料、先进系统架构等,以适应新机器的发展趋势,填补了国内许多空白。在飞机任务系统方面,在态势感知方面取得了许多突破。信息对抗、空中武器和合作行动。
    
     第十二届珠海航展的推力矢量技术面临着高要求、高难度、高风险等挑战。它需要克服飞机、发动机、飞行/发射综合控制、飞行试验等技术难题:首先,在不涉及常规飞行的大迎角区域进行失速后机动飞行;其次,使用可偏转喷管(所谓推力矢量)是加强大迎角飞行控制,第三,大迎角区域精确可控飞行直接关系到飞行安全和飞机性能,要实现大迎角精确可控飞行,首先需要采用新的方法获取迎角和侧滑信息。大迎角区难以测量的角度;二是要将矢量喷管与飞机的气动舵面深度耦合,实现飞机和发动机的综合控制;三是要在不同特性的区域内自动切换和无缝连接。最后,针对推力矢量高风险飞行试验,创新地采用了一系列新的飞行试验方法、飞行试验方法和评价系统。飞行员参与设计、试验和飞行试验的全过程,对保证飞行试验的高效率和安全性起着重要作用。
    
     我们成功地实现了推力矢量化的突破,这是飞行与发展一体化设计与应用的典型例子。这也是航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又一成功实践。
    
     在模型开发过程中,建设一支优秀的研究团队是一个重要的目标,我们的团队有一半以上是35岁左右的年轻干部。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经历了超过10代和20代战斗机的抛光和回火。这些人将支持我们祖国的蓝天。其中,将有下一代战斗机的首席设计师。
    
     美国公布了未来2030年空中优势飞行计划,欧洲也宣布了未来战斗机-战斗机作战的概念和计划。一些技术方向是公认的、相对清晰的,如人/无人协同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超高隐身技术、全方位探测和全方位攻击技术,以及一些不确定的创新和颠覆性技术,如激光武器、装置技术等。技术、自适应引擎、高超音速武器和群体战可能会改变未来的作战模式。
    
     根据我们设计的战争,我们选择并补充了一些技术指导。我们根据其特点和成熟度,采用不同的组织模式进行前期研究,解决关键问题。我们相信,在2035年或不久的将来,我们将看到,目前的努力正在变成保护海洋和天空的锋利武器。
    
     航空制造网络:作为首席设计师,您对航空制造技术在以下几个环节的改进有什么期望
    
     王海峰:首先是复合材料结构和载荷/隐身一体化结构的制造技术,高比强度、抗疲劳、耐腐蚀、设计性强的复合材料已成为现代飞机结构的主要材料之一,在我国新一代战斗机结构中,胶凝/共居里合金是一种新型的复合材料。天然气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大型复合材料集成结构的制造。RTM、拼接/RFI等技术被用于制造各种复杂的结构,大大减少了零件和连接器的数量,减轻了结构的重量,随着复合结构的广泛应用和承重/隐身等集成结构的应用,以满足对重量、寿命和成本的要求越来越严格,我们期待着更高性能的复合材料结构的制造技术、承载/隐身的集成功能和低成本的复合材料结构,从而提高部件的尺寸精度,提高制造效率,提高质量。稳定。定性,降低制造成本。
    
     其次,大型复杂金属整体/整体结构的制造技术,为了减轻结构重量,提高结构寿命,铝钛合金的大型整体结构在现代飞机结构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如采用大型厚板和大型整体锻件作为毛坯生产整体件,电子束焊接、激光焊接、精密铸造等高性能焊接技术广泛应用于制造大型结构和复杂特殊形状的结构,减少零件和连接件。减少结构重量。
    
     我们期望高性能焊接和精密铸造技术能够生产出更大尺寸、更复杂形状和更稳定的制造工艺,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设计需求。
    
     三是附加材料制造技术,附加材料制造技术具有开发周期短、设计适应性强的特点。它被认为是制造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目前,激光和电子束增强制造技术不仅用于零件的精密制造,还用于近净成形零件的制造。它可以实现传统工艺无法制造的多种结构,极大地改善了设计空间。它在实现快速成型制造、单批或小批量生产复杂部件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为了充分发挥这一技术在飞机结构上的优势,我们期待着为附加材料制造提供优质稳定的原材料,改善工艺稳定性。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
    
     第四,长寿命、高可靠性的制造和测试技术。为了提高现代飞机结构的使用寿命,广泛采用抗疲劳制造和连接技术,如冷挤压和干涉连接、激光冲击和喷丸、自动制孔和连接、精密制造等。为了提高结构的表面完整性,在高速加工过程中,对大型复合材料结构和复杂金属结构采用了新的、高效的无损检测技术,为满足长寿命、高可靠性的设计要求,我们期待着采用新的抗疲劳制造技术,以提高结构的抗疲劳性能。复合强化技术、提高表面完整性的加工技术和新型高效无损检测技术。
    
     最后,飞机的数字化设计和制造技术。飞机的全数字化设计/制造技术开启了设计、生产和管理的全数字化信息流。广泛应用于波音、空客新一代客机和美国第四代战斗机的研发。它大大缩短了开发周期,大大降低了开发成本和生产成本,我们期待着在知识库和资源库的基础上,改进制造和设计之间的快速协作,实现零部件制造和精密装配。(来源:航空制造业记者海山)ING技术
    
     出鞘的完整内容请先发制人关注新浪军政微信(详情请查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政微信发布。
    
    

沈阳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沈阳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钛合金货架,钛合金螺丝,钛合金丝等各种钛合金产品,是一家集钛合金产品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